這里是通州 | 漕運滄桑,曾經的太倉,曾經的通州,原來是這般繁華
發布時間: 2018-12-05   文章來源:區信息中心
【字號   


南通州北通州,南北通州通南北。東大倉西大倉,東西大倉裝東西。

在《這里是通州》第二集中,講述了通州漕運的滄桑。通州,這個因運河而興衰的地方,幾經歷史的沉浮,在不同時代扮演著不同的角色。但是,就如上面那首童謠所唱的那樣,通州的四通八達,通州的最大糧倉,都是這里曾經的輝煌。

張家灣博物館


作為京杭大運河最北端的一座大型碼頭,張家灣所包含的眾多運河歷史文化,對現代人來說更顯珍貴。張家灣博物館就是帶著傳承張家灣文化的使命,保存著為數不多的歷史珍貴文物,通過張家灣古城文化、紅學文化、運河文化這三方面,向世人展示著張家灣的文化遺產。


不論是保存完好的一艘古船,還是各種有不同毀壞程度的石碑,不論是里面已經碎成片的碗,還是從運河水中打撈出來的巨型船錨,都在講述著這座古城的歷史。




尤其是那道穿越古今的仿造的通運橋,走在石橋上,看著周圍播放的古代運河上熱鬧的景象,聽著船工們的號子聲、小販們的叫賣聲,仿佛真的穿越到了古代,令人欣喜而激動。也許,當時的張家灣古城就是如此的喧囂與繁華~




皇木廠村


說起古城張家灣,就不能不提皇木廠村,這個擁有“皇”字的村落。相傳,在明永樂年間建設北京時,木材磚石所用浩繁,大多材料都是由大運河自南方運到這里進行存儲。



如今,在村內依舊還保留有當時管理木廠的官吏所種植的一株大樹,村南部還出土了當時用于建設北京的巨大花斑石。


如今,這里已經成為最美鄉村,冬去春來,鳥語花香,落英繽紛,屋周樹木,郁郁青青;竹閣亭榭,猶在畫中;夜幕降臨,霓虹燈閃爍,每年夏至,步行街中央真是“連天蓮葉無窮碧,映日荷花別樣紅”。


通運橋


如果你問是什么見證了張家灣古城的興衰,那肯定是這座矗立在張家灣且擁有四百多年歷史的通運橋了。


其實,在通運橋之前,這里是一座木橋,就在張家灣城南門外,遼代統和晚年(1005--1008年)間所開鑿的肖太后運糧河自西淙淙而來,向東汩汩而去,因為越來越多駝載貨物的車輛通過,木橋已經不堪其重,變得搖搖欲墜。


直到明萬歷三十年(1602年),內官監太監張華向皇帝奏請改建石橋,并且修一座三官廟加以鎮護。皇帝批準此事,命修橋專家陳進儒監造,從三十一年(1603年)正月動工,直到三十三年(1605年)十月才竣工。


通運橋南北長十三丈,東西寬三丈,每邊各有二十二根望柱,柱頭上雕須彌座,坐上圓雕二十二個獅子,神態各異,活靈活現,可見明代工匠的高超技藝。而且,在橋西中南望柱上還雕有一個代生殖器的獅子,現在還隱隱可見,真可謂是橋中獅子的絕品~


通運橋北端一丈處就是張家灣城城門樓了,輕撫城門上的青磚,踏上幾經風雨洗禮滄桑而斑駁的通運橋,撫摸著橋上的石獅子,眺望肖太后河,微風拂過,好像隱約間聽到了車轱轆的轉動聲,人潮的腳步聲,小販們的吆喝聲,橋下船舶過去劃破水面的聲音……雖然這里已經繁榮不再,但一塊塊青石,一只只坐臥在橋上的小獅子,都曾見證這里的繁華~


密符扇雕塑


從明代開始,在運河漕運中,為了保障軍糧有序運送,就出現了“密符扇”。扇面上的密符便是記錄軍糧經紀人身份的“密碼”。這些密符外人無法看懂,但根據軍糧經紀在盛放糧食的器具上標的密符,再查看密符扇的記錄,便可以查找到是哪個軍糧經紀驗的糧。這種扇子,堪稱明清時期運河漕運的見證物。


這個堪稱現代二維碼的古代密符扇,記錄了糧食運輸的檢運過程,是不是很像現代二維碼追溯蔬菜身份的功能呢?這就是咱老祖宗的智慧~


在密符扇雕塑附近,還有甘棠鏡鑒、清朝名臣(大、小)于成龍等雕塑,都講述了古時通州有關清正廉明等歷史~


(文章內容來自微信公眾號:通州八大游)

西游争霸单机